丑奴儿·君须怜我我怜君 

丑奴儿·君须怜我我怜君

清风。傍晚。一阵凉意,但却是舒服的凉意。这风和雨都是有人情味的,在天地需要它们的时刻,痛快降临,为人们洗去了一身疲惫。
倘若,今生没能遇到他。她是否还会欣喜这一场好雨,是否还有心思 “ 理罢笙簧,却对菱花淡淡妆 ”  ?
或许,遇见了爱情,一切都要疯长。在如此美妙的时节,就注定会发生一些美妙的故事。
她的精致装扮只为他。他的目光流转中,也拥有一生一世的眷恋年华。

一生究竟有多长?因人而异。一生太长,曾以为会铭记到死


君 须 怜 我 我 怜 君
晚 来 一 阵 风 兼 雨 , 洗 尽 炎 光 。
理 罢 笙 簧 , 却 对 菱 花 淡 淡 妆 。
绛 绡 缕 薄 冰 肌 莹 , 雪 腻 酥 香 。
笑 语 檀 郎 , 今 夜 纱 橱 枕 簟 凉 。

—《 丑奴儿》


的过往,就那么轻易被流光打散,再回首,一些曾重于泰山的人,早已消失踪迹;一生又太短,总有一些人和事恋恋不舍 ,忘不掉,放不下,在午夜梦回的时刻,是那样轻易叫人惊醒,泪流满面。

而如果,此生有缘遇到那个真心的人,又能够得到祝福彼此相守,哪怕不足一生,想必亦是再无遗憾了吧。只因这过程太过美妙、动人,让人忘记时光竟然依旧舍得飞逝。是在怎样的情境下,李清照写下了这样的词句:


晚来一阵风兼雨,洗尽炎光。
理罢笙簧,却对菱花淡淡妆。
绛绡缕薄冰肌莹,雪腻酥香。

笑语檀郎,今夜纱橱枕簟凉。


夜凉如水。星河璀燦。窗外的月色,将这一对璧人映衬得越发美好,似幻景一般,看一眼,都惹人沉醉。她完全没有睡意,身上只披了一件丝一样薄的单衣。他亦清醒着,透过月光看到她那半裸露的,渗透着莹光的玉肌。情与欲在黑暗之中默默涌动,均匀的呼吸此起彼伏,他是鲜活的,她

亦可伸手就可触摸。月光将这一刻小心雕刻,她看着他明亮的眼眸,突然发出一声娇嗔的笑声,这笑声十分轻盈,所以听上去温柔、动听,她说,今夜的月色很美,只是寒意侵染,这纱橱的枕簟显得有些冰冷。像 “ 徒要教郎比并看”,李清照的词似乎又是在不该收尾的地方,收了尾。那么,赵明诚该是如何做的呢?想必,他一定温柔地张开炽热的胸怀,一把将她裹入怀中,用躯体为她赶走一切寒冷。


这一段幸福的婚姻生活,想必该是李清照一生之中最美好安然的日子吧?倘若日后国家没有分崩离析,她的丈夫亦守护在侧,那么,她就不用孤零零一人独自面对冷漠的人世,不用在痛苦的思念中,度过余生。而如果没有这些温暧的过往,她日后会感到轻松一些吗?如果可以选择,那会是放弃这段美好还是依旧小心拥有?

然而,相爱的日子,终是短暂的。比舂花的绚烂还要短暂,比秋叶的飘零还要凄冷。或许正是因为短暂,这一切,才会如此地教人流连。


正是靠着这些过往的温暖,她在日后没有他的日子里,坚强度过,艰难支撑。点点滴滴,每个温存从内心划过,她,既暧且疼,既痛又有欣慰。

人生充满了变数。可供疗伤的温暖,总也有限。但李清照认为今生得遇赵明诚,已经是上天所赐予的最大恩德。他与她同心连理,与她是同好知己,一路走来,相似的家世令他们关注点、兴趣点,难得的一致。


李清照深知赵明诚喜爱收集金石书画,她爱他,自愿相助,这是一种情感上的共鸣。他二人经常出入大相国寺文物市场,每每淘到钟爱物品总也爱不释手,互相欣赏、把玩、鉴别。但因为经济捨据,却时有喜而不得的遗憾发生。


一次,有人听闻此二人喜爱收藏珍贵字画,便带着南唐画家徐熙的《牡丹图》求上家门,李清照、赵明诚听明来意,连忙展开画卷,只见其笔墨清新、有力,夫妻二人对视一眼,鉴定此画确为真迹。但对方开口要价二十铜钱,使二人感到为难。但他们又实在喜欢,便好言说尽,借了回家去看,那一夜,烛火通明,直到天亮。他们爱不释手,奈何确实拿不出那么多的钱,考虑再三,终是放弃。 “ 尝记崇宁间,有人持徐熙《牡丹图》求钱二十万。当时虽贵家子弟,求二十万钱岂易得耶?留信宿,计无所出而还之。夫妇相向惋怅者数日。 ” (选自李清照《金石录后序》)


这是一些生活中的乐趣,尽管不如意,但在李清照心里,有赵明诚在身边,现世即是安稳。在这个世界上,大抵没有人真正喜欢颠沛流离,无枝可依。我们的心,也都甘愿长久地栖息在一个温暧的地方。对于李清照来说,不管有多大的风雨,只要赵明诚在,一切都可不惧。想来,人生在世,所求的也不过就是这样一种安心。


这阕《丑奴儿》,用意妖冶大胆。王灼曾在《碧鸡漫志》中作此评价: “ 作长短句,能曲折尽人意,轻巧尖新,闾巷荒淫之语,肆意落笔。自古缙绅之家妇女,未见如此无顾忌也 。”同 样 “ 轻巧尖新 ” 的,还有南唐李煜的一首《一斛珠》:“ 晓妆初过,沉檀轻注些儿个。向人微露丁香颗,一曲清歌,暂引樱桃破。罗袖裏残殷色可,杯深旋被香醪涴。绣床斜凭娇无那,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 。”


“ 檀郎 ”  一词最初源于美男子潘安。后人常用此指代女子的心上人。两词均是发自内心的真挚表达,也因二人的许多共同之处使后人常念: “ 男中李后主,女中李易安 。”有人评价李清照在这些词中掺杂的关于情色的描写,实在是在捣毁自身的形象 — 为什么真实地表达出了自我,却被认为是一种捣毁形象的做法呢?难道有才华的女词人就不能拥有正常的情感了吗?人,美在日常生活中,而不是书本里、诗词上。那只是人们幻想的一个死去的美人,可李清照是活脱脱的一个人,她需要被关照、被抚爱,写出来,有何不妥?


况且,她一向都无所顾忌,率性不羁,写得出这样的辞藻,也正是她的性情所致。不论何时何地,性情真挚的人,自会谋得一片天地。她只是那样轰轰烈烈地爱过,只是那样情真意切地感受过。只是渴望与一人厮守,终老,不负韶光。当阅读这首词时,请你把她当作一个婚后不久、正沉溺于甜蜜爱情的小女子看待吧。因为不管你是谁,终将拥有这么一天。


与你心爱的人,同床共枕。在一片寂静的月色中,笑着问候他的生活起居。


永远不要忘记,人世种种,得以被记录下的,原本就十分有限。莫到春色短,辜负了这一世的美好姻缘。这一路走来,且行且惜。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moesole.cn/zhishi/570.html

热门诗词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