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·拈花一笑醉红颜 

浣溪沙·拈花一笑醉红颜

“ 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 ” 这一天,正是中国古代传统中所述的 “ 寒食节”。


一年之中,就只是在如此风光却有些清冷的时月,才会让人穿越情思,回溯历史,触景生情,想起那个 “ 四海同寒食,千秋为一人 ” 的介子推。


相传春秋时期,晋献公的妃子骊姬为使儿子奚齐继位,设计杀害了太子申生。太子的弟弟重耳为躲避祸害,流亡出走,期间受尽了屈辱。一些臣子、随从因不堪其苦,纷纷弃他而去。所剩人中就有介子推,他始终忠心耿耿,为救重耳,不惜割股(大腿 )以饲。十九年后,重耳回国掌权,成为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。感于介子推的恩情,他差人去请介子推,然,不得相见。几次之后,文公亲自上门,才知其早已背着母亲躲进绵山(今山西介休市东南)。为寻觅其下落,文公采纳下属提议放火烧山,逼其现身。始终未见。文公率众上山,才发现介子推母子俩抱着死在一棵烧焦的柳树下。晋文公伤心恸哭,并找到其留下的一团血书: “ 割肉奉君尽丹心,但愿主公常清明。柳下作鬼终不见,强似伴君作谏臣。倘若主公心有我,忆我之时常自省。臣在九泉心无愧,勤政清明复清明。 ” 此后为纪念介子推,晋文公将放火烧山的这天定为 “ 寒食节 ” ,晓谕全国,每年这天禁烟火,只吃寒食。由此,每年的寒食节,成了特意祭祀、怀念先辈的日子。


宋朝之前,历朝历代涌现了许多个诸如介子推这般的忠臣,比如颜杲卿 Q “ 安史之乱 ” 时,颜杲卿正与儿子季明驻守常山。天宝十五年 (756 ) ,安禄山叛军围攻此地,季明当场被擒,安禄山借此逼迫颜杲卿投降,但颜杲卿为了气节不肯屈服,还对其破口大骂,最终季明被杀。后常山终被攻破,颜杲卿被押至安禄山跟前,仍不肯就范,瞋目怒骂,终被处死。虽为一介女子,但李清照素来忧国为民,一片赤心不让须眉。在这个糊都在緬怀先人的特殊时日里,更加娜百转,难以释坏。


淡荡春光寒食天,玉炉沉水袅残烟。

梦回山枕隐花钿。
海燕未来人斗草,江梅巳过柳生绵。

黄昏疏雨湿秋千。


春光涤荡,暖阁生烟。春光且更春日短。李清照俯卧于室内,头枕玉臂,悄然入梦,又似在半梦半醒之间。


寂寞闺中,潦草心事,时光就这样浅浅深深,悄无声息地溜走。室内,玉炉正燃,缕缕香烟,飘然直上;窗外,芳菲将至,寒声阵阵,又换新颜。


寒食节虽是一个緬怀英魂的纪念日。但一代代沿袭下来,也就主以怀念的格调为主,不再有过多的悲伤情愫。这几日,除了吃寒冷的食物,人们更要举行多种纪念活动, “ 斗草”就是其中一项。

“ 斗草 ” 是用花草赌赛胜负的一种游戏。古代的女子,平常因要严格恪守封建妇道,大部分时间都置身于闺房之中,并没有多少乐趣可言。而到了寒食节这几日,则正大光明地有了一回难得的自由:春寒料峭,南燕未归,然而江上一片丰饶,绿草茵茵。少女们被准许踏出闺房,来到广阔的天地间同玩伴一起嬉戏热闹。上午时分,各家院中、街巷,早已是人声鼎沸,笑声不绝。正像寒食节对于那时家家户户的意义, “ 斗草”这项民间活动亦有它令人津津乐道的地方。因此,很多诗人才写出了有关凄冷孤清,这样的夜晚,不计其数。今夜又是月色明明,独自一人。十七岁的李清照,守着美好的青春,举起酒杯,一边享受寂寞,一边叹息时光。


莫许杯深琥珀浓,未成沉醉意先融。


疏钟已应晚来风。


瑞脑香消魂梦断,辟寒金小髻鬟松。


醒时空对烛花红。


时光飞逝,然而漫长。春情的心思早起,却独独不见那命里牵了红线的人。好在她是聪慧的女子,懂得等待,愿意忍耐这岁月无情的打磨与侵蚀。只是长日无尽,热闹的白昼尚且好熬,可到了这晚风频吹的夜晚,要她该怎样度过?
酒,在如此凄冷的深夜,成了她长久打发寂寥的选择。在晚风中饮酒,挥着衣袖,两盏、三盏,喝下这淡淡的哀愁,融于肺腑,又再酿出新的愁绪 ……


身为女子,大概还是 “ 无才便是德 ” 吧。没有这敏感的心思,抛却这细腻的魂灵,一生恰如二月花,静静地开,淡淡地来,如此不好吗?为何偏要生就一颗玲珑的心,将这三分风景放得悠远,将自己的心绪不断放空,直伤逝至一缕香魂?
聪慧的李清照,晶莹剔透的李清照,偏不是世间的一般女子。就连品酒,都带着艾草般的芳香,于是,这注定又是一个销魂的夜晚。


瑞脑香消,辟寒金小。自成名以来,她写花,写春,身边的事物仿若通灵,早已同她伤怀的愁绪融为一体,共同进退。“ 今朝有酒今朝醉 ” 。几盏淡酒饮下,神情清醒,她却先倾倒在长长的、柔和的风里。那上空飘荡着的,是她的情深无人懂,愁对月华圆。


记得曾读林徽因的句子:
“ 人间的季候永远不断在转变,春时你留下多处残红,翩然辞别,本不想回来时同谁叹息秋天!现在连秋云黄叶又已失落去,辽远里,剩下灰色的长空一片,透彻的寂寞,你忍听冷风独语? ”


这又是一位聪慧女子的灵动之言。想来是心思缜密的女子更容易沾染相思之情吧!


“ 莫许杯深琥珀浓,未成沉醉意先融。 ” 寂静深夜,繁星点点,十七岁的李清照举杯独酌,欲醉难醉,在沉醉与清醒之间,夹杂的是她那沉甸甸的心事、沉甸甸的愁伤,数不清,道不明,任由情思泛滥,直到天明 ……


魂梦骤断,枕冷衾寒,睁开眼,依稀只有几样冰冷的物什与之做伴。在她多情的眼里,一切都充满了哀愁,与形单影只的自己,琥珀,松柏树脂的化石。透明如杯中酒,炙热清纯,燃尽心中点点愁绪。烛花,蜡烛燃烧后残留的烬结。层层叠叠,影影重重,像她呼嘯而过的时光,在身体里疯长,装满了愁容满腹瑞脑,薄薄、透亮的冰片,由龙脑香树凝结而成。辟寒金,一种鸟。相传三国魏明帝时,昆明国进贡嗽金鸟,鸟吐金屑如粟。宫人争以鸟吐之金用饰钗佩,谓 之 “ 辟寒金”。


( 晋王嘉《拾遗记 • 魏》)唐许浑《赠萧炼师》诗: “还磨照宝镜,犹插辟寒金。 ” 明陈与郊《昭君出塞》: “守宫砂点臂犹红,衬阶苔履痕空绿,辟寒金照腕徒黄。”这里均是指用辟寒金做的簪。


心绪繁重,金簪形小。载不动,许多愁。朦胧醉意,卧倒在榻,清醒时分,一切愁绪,烟消云散,只有残余的红烛相对。通篇无一词直写情思,只几个物件贯穿而成,读罢,却让人清晰地感知李清照心头的阴云。 “ 一切景语皆情语”,李清照的心事,早已注入这些贴己中,情景相映,两两登对,景即是情,情亦是景。吴熊和先生评这首《浣溪沙》词写道: “ 李 清 照 以 ‘琥珀浓 ’  ‘ 瑞脑香 ’  4 辟寒金 ’  ‘ 烛花红 ’ 处处点缀其间,色泽秣丽,气象华贵,可谓不乏富贵态了 。”


不要忘了这是十七岁的李清照所写。十七岁,多少人尚沉浸于青春的曼妙美好,此时的李清照却是借酒伤春、点点愁肠了。那个命定的人儿,怎么还不来?怎么不来解她的风情、宽慰她心怀?人只道 “ 女为悦己者容 ” ,现在却连最关键的“悦已者 ” 都没有,叫李清照如何能心安呢?
一个等爱的少女。孤独、寂寥,心甘情愿。一个来到汴京已有两年的少女,习惯了身边的风景,却仍不习惯清冷的风情。


寒夜的风,微微地撕扯她的心事。寂寞难耐,唯有以酒消愁。或许,可以在半梦半醒之间,赏自我一场欢娱的清梦。她就这样沉醉了,在梦中,抛却这诸多烦恼,去寻那人,在湖光山色下,淡泊山月。这也许便是,在最深的红尘里,与之相逢。没有隆重,亦无璀燦,但, “ 春光正好,我心欢喜”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moesole.cn/zhishi/565.html

热门诗词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