浣溪沙·红杏枝头春意闹 

浣溪沙·红杏枝头春意闹

离开明水,居于汴京,旧时景物又都改换。父亲仕途顺利,是朝廷擢拔的礼部员外郎。虽官职不大,但一家人生活富余,李清照倒是不必为此忧心。但远离故土后,时间突然变得多且密。她哀叹,那些春日的花朵,竟有着被风雨浇打的凄冷命运。


十几岁,正是好自由和爱玩耍的年纪。相对于成年后的稳重、年长时的淡然,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样才热闹,怎么玩才尽兴。如今被拘在一个小小的院子里,李清照只能去更多地关注景物,来排遣寂寞这个不速之客。小院疏落,暮色深深,李清照迎来了汴京的第一个春天。此时的她,对这座城市多了些熟识。然而多情的性格,却仍旧教她惯用一种凄冷的视觉,体察着渐浓的春味。

小院闲窗春色深,重帘未卷影沉沉。

倚楼无语理瑶琴。

远岫出云催薄暮,细风吹雨弄轻阴。
梨花欲谢恐难禁。
春意浓,而她仍未宽心,眉间挂着半点愁。

这一日,她悄悄地坐于闺房,透过重帘向外望去,虽有花色浓重,却像突然之间与它们失去所有的关联。倒只是因帘未卷而投射下的黑色暗影,更能引起遐思。


萦绕的心事,依旧像雾像雨又像风。百无聊赖中,只有抱着瑶琴上绣楼。寂静天空,安逸流云,一时间皆成为她诉说心事的对象。只是这心间缠绕的愁思啊!到底有谁能化解开?


正所谓,景象虽美,犹少一人。


二八芳华,春心在外,只等摘花人,共赴青春。情窦初开的年纪,女孩子总爱从古典的书籍中寻找那种朦胧的未知的情愫与感动: 《白蛇传》里讲白素贞与许仙断桥相遇,私订终身,此后演绎出雷峰塔倒、西湖水干的旷世人妖绝恋,于此,渴望获得恋情的少女都幻想自己就是白素贞,虽不在断桥,亦坚定地渴望一+ 身着青袍的许仙,许自己一份旷世奇缘;又或者长大些再听任白 ( 20 世纪 60 年代香港粵剧先锋人物任剑辉、白雪仙)台上亮相唱 《帝女花》, “ 落花满天蔽月光,借一杯附荐凤台上”,便又以为自己就是帝女,因此又渴望上天恩赐一个痴情的驸马郎。这样早熟的情思,对于李清照这样婉约细腻又伤春悲秋的女子来说,一点儿都不稀奇。彼时,她 “ 咏絮之才”的名声早已流传在外,父亲李格非亦早有心为她寻觅有意情郎。前来提亲的人,络绎不绝。


只是爱情是要讲求姻缘的,有些感情有缘无分,有些有分无缘,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只有天时地利人和,方可成就一对璧人,正像白素贞等到她的许仙,帝女迎来她的驸马,感情的事讲求水到渠成,刻意无用。
那么,自己今生命定的那人会在哪里遇到?李清照也在等。“ 远岫出云催薄暮,细风吹雨弄轻阴。梨花欲谢恐难禁 。”云出云归,时光亦随之荏苒而逝,不觉间,晚景催逼。夜来更兼细风吹雨,轻阴漠漠,结穴于风雨摧花,只恐欲谢难禁。


此作虽亦是一首惜花伤春词,却并不如《如梦令•昨夜雨疏风骤》那样表达得干脆利落,也许正因如此,词作被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美感。

少女心事,多如牛毛。此时的李清照未经人事,故这番倚窗独语、顾影自怜的姿态,不 免有 “ 为赋新词强说愁 ” 之嫌。然,此时的少女情思亦绝,愁怀亦真。


历代诗评家评此词时都不吝赞誉。沈际飞在《草堂诗余》中认为其 “ 雅练 ” ,属 “ 淡语中致语 ” 。侯孝琼评说: “写闺中春怨,以不语语之,又借无心之云,细风、疏雨、微阴淡化,雅化,微微逗露。这种婉曲、蕴藉的传情方式,是符合传统诗歌的审美情趣的 。”
远空之下,那个名叫赵明诚的男子,此时正就读于太学。他的父亲乃是当朝吏部侍郎赵挺之,家境殷实,身份显赫。但明诚无心仕途,生平最爱收藏金石书画,闲时逛古物,每逢得之,满足之神情犹如孩童。


当时李清照已有很多作品问世,也不乏被身份尊贵的学者津津乐道之词。同在汴京,赵明诚自然从他人口中听过她的大名。最初这首《垸溪沙》流传于世的时候,因为风格隽秀、文字清丽,被认为乃周邦彦之作。然而明诚心思敏锐,心中存疑,及家之后立即翻来细读,读罢,震撼良久:原来这首风雅清新非俗流的小词,是出自 “ 词女 ” 之手 …… 自此,对李清照更生出一股敬慕之情。


惊乎?钦佩乎?复杂的情感一时堆积,也许就是从这个时刻起,赵明诚心里住下了李清照这个人。联 想 到 “ 争渡,争渡,惊起一滩鸥鹭 ” 的游憩意趣,又 及 “ 倚楼无语理瑶琴”的淡淡闲愁,再 见 她 “ 浓睡不消残酒 ” 叹 “ 应是绿肥红痩”的少女情思 …… 越发心动,想要靠近。春日的暧阳,暧透心窝,将心事拖曳于阳光之下。原来世间真有这般美好的女子,单凭几首词作,足以撩人心弦,慰人心宽。


“ 情不知所起,一往而深。” 自从心里有了那样一个倩影,赵明诚渴望相见。或许他也奢望, “ 牵手情深暧,与之共流年 ” 。总之,闲花时节,分明两处相思。


岁月辗转,天空清远。万里层云,缥缈无常,像这人世间变幻莫测的因缘。


远山之外,十六岁的李清照倚窗独怜。她不知道,天的那一边,一位丰神少年,早已私心暗许,盼见芳颜。


滚滚红尘,情怀泛滥,他先爱上了,或许就是上天巧排的最动人事件。接下来,要看他的了。翩翩少年,身姿凛然,品格端正,丰神俊朗。只是,如何才能要她知道,命定的姻缘,已经到来?

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网友上传(或整理自网络),原作者已无法考证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翰林诗词网免费发布仅供学习参考,其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转载请注明:原文链接 | http://www.moesole.cn/zhishi/564.html

热门诗词

热门名句

朝代诗人

热门成语